“我把自己所有的知识都教给了这些队员,我为胜利付出了一切,包括想尽办法战胜我的祖国的球队,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让我评价自己的付出,我会说是110%。”伴随着这番话,中国冰壶队的加拿大外教马塞尔·罗克即将结束自己为期10个月的合约。索契当地时间2月19日晚,中国男子冰壶队在半决赛中以6∶10输给了加拿大队,将与瑞典队争夺一枚冬奥会铜牌。无论最终是第三还是第四,中国男队都已创造历史最好成绩。

当第十局加拿大队的三垒选手将中国队在大本营内的冰壶清空之后,中国队队长刘锐无奈地提前认输。虽然中国队还有3支壶没有掷出,但当时6∶10的比分从理论上都排除了中国队翻盘的可能性。“我们都尽力了。”刘锐说。索契冬奥会的十几天里,这支男子冰壶队已经创造了不少惊喜,在循环赛中连克世界劲旅瑞典队和上届世锦赛冠军英国队,让人们意识到冬奥会的奖牌并非遥不可及。

与创造历史的男队相比,曾是世界冠军的女队则多少留下了一些遗憾。在循环赛最后3场比赛之前,她们还以4胜2负的成绩排在并列第二。最后3个对手日本、丹麦和瑞士队,只要拿下一个,就有很大可能晋级四强,可惜中国女队最终连输了3场,无缘半决赛,最终名列第七。队长王冰玉和队友们的付出不会比别人少,但赛场上的残酷还是发生在了她们身上。

尽管最终未能双双晋级四强,但中国冰壶队还是在索契向人们展现了自己的进步。对于这个成绩,外教马塞尔功不可没。“我带来了很多东西,我传授给他们经验,我教授给他们知识,但我更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导师,让现在的队员们以后能够作为教练在更长的时间内取得进步。”马塞尔说。

中国目前注册的冰壶运动员只有不到200人;接触过冰壶的非专业人士寥寥无几

中国男子冰壶队创造了历史最好成绩,但与此同时,中国冰壶发展后继乏人的局面也再次引发了关注。王冰玉说,这可能是她的最后一届冬奥会,队伍中的其他选手也有如此打算。男子冰壶队中有3人已经参加了两届冬奥会,还能坚持多久,同样未知。如果这些征战多年的“老面孔”告别赛场,谁又能扛起中国冰壶的大旗?

“冰壶在中国已经发展了10年,但是真正打冰壶的人还是不多,从群众基础上看,我们比别的国家差很多。”男队队员徐晓明一语中的。相比冰壶强国加拿大多达130万的冰壶人口,中国目前注册的冰壶运动员只有不到200人,队伍在选材、育才等方面一直都面临难题。2012年,女队队员柳荫在结婚生子后重返国家队,其中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冰壶运动在中国基础薄弱,中国队少了“四朵金花”中的哪一个,实力都会大受影响。

目前在国内,除专业运动员外,接触过冰壶的人寥寥无几。专业的冰壶场地也并不多见,不仅人们在生活中很难见到,就连专业队也一度因为难以找到合适的训练场地而倍感苦恼。

中国冰壶在国际赛场取得佳绩,目前主要依靠的还是“精英化”模式,不过一次次的成绩突破,也让更多的人开始关注冰壶。从了解到热爱,再到参与,总是需要一个过程。温哥华冬奥会,中国冰壶首次出现在冬奥赛场,引发了人们对这项运动的思考和讨论,索契冬奥会后,冰壶的发展又将迎来怎样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