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何涛这样的东北汉子来说,从小穿着冰刀走位飘忽不定,拿起手中的武器曲棍,与一群小哥们争夺一个小黑球,打的就是最快的球。

“在上海本地生活的人看到真正的冰球比赛机会还真不多,在国内,冰球运动发展也不是政策重点,因为我们国家制金牌策略,如果不是国家扶持,民间热潮很难推动运动项目的发展。”但是对何涛来说,冰球与他的成长息息相关。

何涛出生在东北,小时候,当地条件并不优越,他记得在自己十几岁的时候,看一场冰球,露天的,零下三十多度,飘着雪花。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何涛的家乡,冰球是一项很火的运动,十几支球队,东北每个大城市几乎都有,包括八一队、火车头队,甚至不算太冷的沈阳都有球队。何涛记得那时候中国队水平还很高,“最好成绩打到过国际B组,平日里一直是国际C组的领头羊,所向披靡。日本、韩国在当时根本不受重视。”现在,很多人听说冰球,脱口而出,“是不是ice ball啊?”何涛经常是一笑而过,然后耐心地和他们说,是“ice hockey”。

Ice hockey ,“冰上曲棍球”,融合了滑冰技艺和曲棍球技艺,是一种对抗性较强的集体冰上运动。而这项运动,从三十年前的火爆,到现在,东北只有三个城市有球队,佳木斯一支队、齐齐哈尔两支队和哈尔滨两支队。“这是全国的锦标赛,不是业余联赛。佳木斯队还老是想解散。2014年把上海队给增加进去了。这样的话,水平可想而知什么样子。”现在亚洲俱乐部赛、亚巡赛,中日韩三个国家,中国一支队,韩国日本都有好几支队,来到中国主场就在上海。在三个国家巡回打,打下来中国队是第六,垫底。“我们的水平和日本没法比,和韩国也差一截。现在的亚洲冰球,日本最强。”何涛说到这些有些无奈。

冰球是一项在各种集体球类运动中速度最快、身体对抗最强、技术最复杂也是最刺激的一项运动,是男子汉的首选。(受访者供/图)

“民间热,政府冷”,是冰球运动的现状,何涛了解到纽约长岛人队的老板是一名华裔,每年投钱给中国的冰球俱乐部,并派教练来到中国免费指导。“可即便这样,对冰球感兴趣、从小开始学习冰球的孩子还是寥寥无几,有一些也是经济条件不太好的家庭在学,因为免费。”相反在东北之外的许多城市,诸如北京和上海,冰球都是富人的孩子在学打球,孩子喜欢,家长觉得运动很不错。“北京有近二十支小孩球队,一年学费三到五万,一开班,一个晚上就报满了,迟一点还交不上钱,非常火。”何涛说。

5月31日的上海,正在春夏交界的季节,迎来一场热火朝天的体育比赛,参赛双方的队员都是居住在上海的老外,一方全都是加拿大籍人士,另一方被称为全明星联队。他们对打的这场比赛,是上海乃至南方城市里都难得一见的冰球对抗。在奥运冠军杨扬发起建立的飞扬冰上运动中心举行,至少有2000名观众到场观看,啤酒、三明治、龙虾片是当晚标配。何涛也是其中一员,他带着朋友坐在看台上,不时发出评论。生动的场面、多样的互动以及充满异国特色的内容,让到场观众大呼过瘾。最终,加拿大队捍卫了冰球王国的地位,凭借强大的实力,最终以7:0大比分战胜世界联队,重夺冠军奖杯。而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未来的希望,飞扬雄鹰队的小学员们像模像样地全副武装在冰上比赛,在不到20分钟的比赛中,尽管场面平和,几乎没有射门,也没有激烈的拼抢,但是小朋友们的功架已经颇为成熟,有蹒跚学步的感觉,但有些苗子已经在成长。

“运动和运动员是两码事,必须有这么多喜欢这个运动的人做这些事情,才可能从这里头挑出苗子来。国外打冰球是挺高尚的运动,和高尔夫差不多,高尔夫球更多是自己玩,冰球更多是与同伴在一起。打球的非裔人士很少,但是他们的孩子在美国打篮球特别多,而打冰球很费钱,篮球为何普及,买个球,篮筐有的是,自己可以练,冰球不行,没条件的话,孩子打不起球。在加拿大,不管竞选什么官员,都要说自己是球迷,会打球。冬奥会上,普京其实都不会打球的,滑冰也是现学的,还出来炫一下亲民。”何涛说。

何涛小时候在东北和一帮孩子滑冰,启蒙在那儿。他有冰球梦,羡慕体工队代表国家去比赛,去过一次假期训练班,对他影响很大。后来考大学上班,这事儿就没了。但只要一看到冰,何涛脑海里始终没有实现的梦就都绽放了。以前在冬泳队,零下三十多度的天气冰窟窿里游泳很过瘾的感觉又涌上心头。

“冰球是一项在各种集体球类运动中,速度最快,身体对抗最强,技术最复杂也是最刺激的一项运动,是男子汉的首选。所以在运动中就要尽可能的避免受伤,上场前一定要配好各种装备,冰球的护具可以说武装到牙齿噢,装备配齐你想受伤都很难。”何涛一般上场前都要做15-20分钟的准备活动,压腿、拉伸、滑行、正滑倒滑、热身等,做一些单人的运球、射门、过人等,也和几个队友分小组练习,形式多样。平时练球的时候,何涛和他的伙伴们分成黑白两组,进行对抗训练,人员都是自由组合,一般是一个半小时结束。

“冰球联赛是我们上海冰球联盟的正式比赛,我们联盟现有10支球队,联赛模式完全和北美冰球联赛一样,只是每队都自由组合,不牵涉转会费用。每支队都有名称,比如雾魔鬼、野马、浦西跳棋、战友等。我的队就是wingmen!每年分季前赛和季后赛,最后就是总决赛,争出本年度总冠军!

“我们今年表现不错,获得了总冠军,每个人的名字都要刻在奖杯上。”在何涛的微信朋友圈,我们看到了他捧起奖杯喝香槟的喜悦瞬间。“我是队里年龄最大的,又是华裔,其实对我们队夺冠没起到什么作用,但所有队友依然对我很尊敬,一直鼓励我,让我感觉自己很厉害。”

何涛是一个酷爱运动的人,只要不太受场地限制的运动他都在行,比如篮球、足球、羽毛球、高尔夫等运动他也都很喜欢。在运动中,何涛发现有两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关节的损伤和身体的柔韧性,“说白了就是有想法没办法,年龄大了跟不上啊!冰球就解决了这两个问题,打球的时候控制好重心,滑行中也避免了跑步引起的关节的震动损伤。冰球是集体运动要求配合,所以协作非常重要,场上瞬间千变万化,非常刺激好玩,这项运动在国际上享有很高的地位。这项运动如果不是从事专业对身体的要求并不是很高,只要有从事其他集体项目运动的经验都能够胜任,而且运动寿命很长。”何涛说。

与所有运动的负面产物一样,冰球也让何涛深受伤病困扰。前不久何涛在训练时,突然有人撞了他一下,他瞬时失去重心,腿不自觉地劈开了,重心收不住,膝盖就跪在地上,半月板以前游泳时有过小损伤,力量不够了,控制不了身体,两条腿扭伤了,腿前后摆动可以,左右不行,自我诊断膝盖韧带撕裂。

“运动和伤病总是会捆绑在一起,尽管有保护措施,打冰球真正很不容易受伤,武装到牙齿了,冰球很刺激好玩,因为速度快,技术复杂,它是所有运动中最复杂的集体运动,曲棍球在地上跑就行了,冰球不行,要用冰刀,球杆打球,危险性和马球很像,很难控制身体技术,要求比马球更复杂,一辈子都学不完,射门集锦里很多射门像魔术一样,太神奇了,不是靠蛮力的,技巧非常复杂,技术动作,刺激好玩就在这儿。我的年龄也不小了,我还有进步呢,每个赛季都要好成绩,总在进步,往前走。”

上海飞扬冰上运动中心的冰场全天开放,周一和周四是对抗训练赛,周三是冰球训练班,周六正式比赛。何涛基本保持每周训练一次和比赛一次这个频率。

北冰南移是大趋势,冰上运动不再是北方人的专利,越来越多喜欢冰上运动的孩子在学习打球。“我在上海打球已经是人过中年了,基本上就是从头学起,先从最基本的滑行、急停、压步等开始练习,如果有专业教练学习进步就更快,各个冰场都有专业的教练,从儿童开始学,能培养男孩子的性格,也能培养他们的团队精神。”他说。

对于初学者来说,何涛认为主要还是先练习好滑行,基本的滑行技术掌握了,就可以尝试打球了。在学习前要配好一双合适的冰鞋,这对快速掌握冰上技术非常重要,穿戴好护具,避免受伤。“要花时间不断地练习,有时间就去滑冰,你会有更大的收获。”

何涛做了很长一段时间UGG雪地靴的中国多区域代理,最近开始做如新(生物抗衰老产品)代理,生意上成功了,才能承载自己梦想,何涛这样认为:“我的梦想就想有一个自己的球队,有一个固定的活动场地,自己建一个冰球馆,至少不能建也要包一个有使用权。然后建梯队,要有不同年龄层的孩子来参与,并推动全国冰球联赛,各个城市俱乐部的形式。搞起来的话,前提是烧钱的,有钱了才能干这些事情。”何涛知道,自己50岁了,在这个梦想跟前,自己的力量微不足道。但为了梦想,依然充满拼劲。穿着冰球服的何涛,一脸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