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山飞雄这辈子不能缺少的东西有三样,一是他挚爱的排球,二是让他爱上排球的一与爷爷,最后一个是陪他在排球之路上纵情奔跑的日向翔阳。

这三种重要之物在他的生命中出现的时间却不是等同的,0岁的小影山第一次接触了排球,就用婴儿最直接的方式表达了对这个滚圆玩具的喜爱,之后仿佛是因为他手脚并用护着的排球被祖父拿走而产生的执念,他此生的所有热爱都尽数给了排球。因为祖父是排球教练的缘故,他也得以有更多的机会和排球打交道。他的儿时游戏是和祖父还有姐姐三人一起做有关排球的活动,其中他最喜欢的是追着姐姐奔跑,身后是跟着他们的祖父。他的游戏场地是体育馆的一角,5岁的影山飞雄放言说他喜欢那里的颜色和气味,就是这样他的世界一点一点被排球占满着。

影山飞雄总是和少年班里的同龄人格格不入,大家聚在一起讨论新发售的游戏时,他不了解他们开心的在说什么内容,在被惊讶的问没有一部游戏机时,他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那么吃惊。但是大家都用惊讶的眼神看着他,或许真的是他没有游戏机这件事很奇怪也说不定。

姐姐影山美羽不打排球了,比起姐姐突然宣布的决定,一与爷爷说“只有咱们自己才能明白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这句话反到更加坚固了影山飞雄原本因为与同龄人的对话有些动摇的内心。对他来说游戏机和长头发都不是他真正重要的事情,而那件重要的事很早之前就已经根植在他的生命中了。后来一起奔跑的路上没有了姐姐美羽的背影,变成了他一个人把背影留给爷爷。

升上初中之后影山飞雄有了重新追逐的前辈,他把他新的排球生活讲给祖父听,但一与爷爷的身体却每况愈下,他15岁那年前辈卒业再一次失去了追逐的身影,16岁那年的夏天那个在排球之路上陪伴引导他的祖父也永远的离开了他。曾经三个人奔跑的小道上再没有人在他身后望着他的背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低头孤独狂奔。

影山飞雄是如何不善言辞的一个人,没有谁知道失去祖父对他来说是一件怎样的事情,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紧紧抓住排球不放,对自己要求更加严格,在这条孤独的排球之路上越走越偏,等到回头再看的时候那里不知道何时早已变得空无一人。托出去的球没有任何阻力的重重落到属于他们队伍的场地上,这是无声的拒绝,他的队友们安静的把他从队伍里剔除。他承受着从出生为止最残酷的事实——比赛中被替换下场,后半场比赛他将不能再触碰挚爱的排球。

影山飞雄头戴王冠站在空无一人的角落孤独加冕。他的脸掩藏在头发下面,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有多么不甘。

16岁那年对影山飞雄来说是十足痛苦的,球场上的失利,队友的拒绝,与白鸟泽的失之交臂,还有,亲人的离世。这些事无论哪件单拿出来都足以让人不堪承受,可这些事混杂着包裹起来,却都被那个第一眼看上去有些难以接近的16岁男孩一声不吭的扛在了肩上,他还是固执的抱着排球,一个人形单影只的前进着。

每个人的人生都会有这么一道坎,影山飞雄也不例外,也许等到这些事都渐渐的被时间风化淡忘了之后,他的人生里面只要还有排球他依然还是快乐的。只是这个过程要经历多少磕磕碰碰,他又会变成怎样一个不同的人便不得而知了。因为在16岁的尾巴他遇见了第三个在排球之路上不可或缺的人。

日向翔阳出现在影山飞雄的生命里就像一道惊雷,劈开了笼罩在他世界上空晦暗的乌云,朝他所站立的原本空无一人的角落里射进了一束璀璨的金色阳光。那个拼尽全力去追赶球的身影,一次一次坚定呼唤托球的眼神,因为球还没有落地总是会迈出去的「那一步」影山飞雄可能会铭记一生。在日向翔阳之前,他从没见过有人会如此珍惜每一个托球,一直以来孤军奋战的影山飞雄,在给日向翔阳托出了第一个托球时,有了真正可以一起上场比赛的「队友」。

入部3V3比赛的对手一年级新生的挑衅完美的踩在了影山飞雄的爆点上,事实上也许连影山飞雄自己都不清楚他究竟有多么讨厌“王者”这个词汇以及这两个字背后的回忆。

那样背后空无一人的画面,仿佛说明着就连排球也不会一直站在他这边。这是影山飞雄最后的心理防线,但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实。

其实,他也会感到害怕,或者说早在一与爷爷离开时影山飞雄就一直在因为害怕而急躁着,直到后来他打心底里对自己传出了球,却没人去接这件事感到深深的恐惧。

但是他的主攻手跳起来了,向他喊着“我在呢!”全力以赴的朝他托球的方向奔去,扣下那个绝妙的传球,拿下25分中的1分。以这样的方式告诉他,我们可以继续站在球场上,可以在我们喜欢的颜色和气味中待的更久!

“为面前矗立着高墙的主攻手,制造得分的机会……是二传手的职责。”影山飞雄这样说着,站在了日向翔阳的身边。

两个同样孤独奔跑的少年并肩站立,此后他们彼此竞争,一同成长,在排球之路上肆意狂奔。他们跑的太快,没有人能追的上他们的脚步,能追上他们的只有排球,直到他们遇见对方,从此再也不会停下脚步四处张望,因为彼此都心知肚明对方一定也会全力以赴的追上来并肩奔跑。

19岁的影山飞雄第一次和人笑着告别,尽管是离别,但对于「再见」他们都没有任何的质疑。“总有一天会打倒他”所以他们总有一天会在网的另一面相见,因为他们双方都有这个觉悟,所以从来没有邀请过彼此同行。

「一起站在日本的舞台甚至是世界的舞台上」这个16岁的约定还在践行着,就算是站在网的另一边又有什么关系?他的主攻手依旧和他站在同一个舞台,向他喊着“我在呢!”

话题拉回来,作者给出影山的过去相信大部分排球少年粉都是喜闻乐见的,这补完了影山飞雄这个角色的设定,让他看起来更加的真实,立体。

这让我想起评价华晨宇的一句话:“有人把歌手当作职业,对他而言却是全部。”

用翔阳的话说就是“在我还没见过排球的时候,他就已经夜以继日地练习这项运动了”。

爷爷是他的引路人,姐姐是他坚定自己道路的助推者,大王者是他第一个认定的竞争对手,青城的同级生是他显现才能路上的试炼。

我曾经以为这个面目冷酷的“国王”是个臭屁而自大的天才型独逼,究竟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

原来他真的是孤独的王者,他真的是独身一人,他真的只是一个刚上高中的,爱排球如命的,却也在挣扎少年而已。

爷爷的离世,姐姐的放弃,前辈的毕业,队友的孤立,想要脱离现状却落榜于县内豪强,这是影山的低谷。

我忍不住想,初三比赛到高一开学,短短时间内影山掌握的强力跳发究竟是多少次的一个人的练习?

究竟有哪里可以接受他?接受这样一个不完美的别扭的固执的却深爱着排球的少年?

继排球日记事件后,日向在高一因为身体管理输给了影山,影山的回忆中又出现!

我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影山日向的相遇是多么的(此处真的无法找到更佳的形容词)

影日的羁绊在我心里已经胜过爱情亲情,是这世界上可遇不可求的羁绊。真的存在改变世界的相遇。

影山从小的世界里只有排球,其他的什么也不懂。爷爷的离世让天生不善表达的他还来不及习得跟队友相处的方式,他太孤独了。爷爷去世,及川毕业,队友排斥,IH落败,百鸟泽落榜,再到“我在这”,犹如一束光照亮影山已经阴霾的内心。回忆起37话影山一本正经的问日向:“这就是说你今后要跟我站在同一舞台上,不论是日本的舞台,还是世界的舞台”当时只觉得影山只是把日向当成竞争对手,要跟他一直比下去。现在才明白,他一路上失去了全部与他并肩同行的亲人,对手,队友,如今找到了一个与他并肩的傻小子,他只是希望这个跟他一样热爱排球的笨蛋也能在未来陪他并肩前行。

影山脾气差,ky,老是吼翔阳,但只有影山跟日向一样拥有颗纯粹的热爱排球的赤子之心,才会让日向包容他所有的缺点,与他并肩同行啊。两个拥有着最纯粹赤子之心的排球狂,真希望他们能一直比下去,一直继续打排球,一起作为队友站在世界的舞台上。

“今天趁着刷牙还看了《排球!》最新一话。里面回顾了影山飞雄的少年时代,他如何接触排球,如何苦练,进入北川第一认识及川彻,然后偷学发球,没有人陪他联系所以他只能一个人练发球练到满地都是球。第一季有一个 ED 就是影山一个人面无表情一个人练发球、跑步的场景。后来是爷爷去世,考白鸟泽落榜,决赛上传球被大家孤立,进入菜鸟乌野,认识菜鸟队友翔阳。飞雄才是没落的豪强,被遗失在人群里的天才。小武老师说,世界总有一天会发现影山,影山在 IH 被及川打败的时候,在东京集训,传球练不出来,被枭谷、音驹暴打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世界会发现他?看到这里,我真的看哭了。影山飞雄是我最喜欢的动漫角色,他非常非常轴,不喜欢排球之外的任何事情,所以会忽略很多很多事情。我做不到这个程度,所以很喜欢也很羡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