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2020年第十四届FIRST青年电影展的“最强黑马”影片,《棒!少年》拿下了“最佳纪录片”“观众选择荣誉”双料大奖,还收获了影展开幕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掌声和欢呼,豆瓣8.8的高分,被网友评价为“2020最值得带孩子去看的电影”。

《棒!少年》是2020年12月11日公映的一部纪录片电影,讲述了一个感人的故事:前棒球国家队队长孙岭峰建立了爱心棒球基地(强棒天使队),收留了一群贫困家庭出身的孩子,在前国手和70多岁传奇教练的带领下,从零开始学习打棒球,直至赴美征战。

该片拍摄历时两年,剪辑耗时近三年,光导演一个人就改了40多版。“这是一部比剧情片还剧情片的纪录电影”,在影片的众多评论中,有这么一句话。表面上看,《棒!少年》是对一支少年棒球队训练比赛的日常记录,属于典型的體育类纪录片。但若你全程看下来就会发现,它虽然是以少年棒球为主题,但实质上却讲述了一个关于抗争命运的故事。

马虎来自宁夏,母亲在他出生三个月后就离家出走,再未回来,他的父亲对他不管不顾,自己也常年在外漂泊。马虎在当地学校是出了名的“小霸王”,身边常有一帮孩子前呼后拥,一言不和挥拳就打,脏话连篇,是队里最难带的孩子。

马虎犯了错,教练不让他训练。听到教练说要把别的小伙伴“训练成一匹狼”,马虎咬牙切齿地说:“我什么都不是,我就是个流浪狗。”他表情恶狠狠的,眼泪却不住地往下流。

谈起马虎,孙岭峰说:“马虎想得到别人的关注。他的成长经历告诉他,要耍狠别人就能注意他,这个想法很畸形。”所以马虎一闹事,孙岭峰既不批评,也不搭理,带其他孩子训练上课。马虎觉得没劲便作罢。当马虎干得好时,孙岭峰就使劲儿表扬他。有几次,马虎趴在窗户边上看正在操场上挥球棒的孙岭峰。他找到基地的老师,借来手机上网,输入“孙岭峰,棒球”,点开一个个视频,蹲在墙角边看入迷了。

“有一场,他有一棒没打好,就在球场上大喊,摔杆子。他想赢,我也有那种时候。那时我觉得我和他很像,想成为他。”马虎回忆起这些往事时,眼睛闪着光。

耳濡目染下,马虎变懂事了。有一次参赛,队友表现不佳,下场后哭了,马虎拿着面包单膝跪地蹭他:“老大,吃点东西嘛。”如今,马虎不仅是球队主力,也是最年长的孩子之一,会主动照顾新来的儿童。

另一个主角,是来自河北的小双。他的性格与马虎截然相反,沉闷压抑,但家庭情况却比马虎更加悲惨。父亲早逝,母亲在生下他和哥哥这对双胞胎之后就跑了。小双曾因瘦小被收养的人退回,先后被大伯、姑姑、二伯收养。10岁的他,早早经历了命运之劫,但他说起来时却一脸的平静淡然。

小双很乖,训练也很刻苦,一度被教练们认为是这个球队里最有潜力的队员。然而,小双的性格很忧郁,不爱说话,有什么心思都爱藏在心里。中场休息的时候,很多小朋友都围着教练在玩耍,小双就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休息区的破沙发里,玩着一个黄色的小恐龙。

在美国输了比赛,小双得知自己的亲人二伯患病,他说什么也不愿意再打棒球,非要回家。球队的人来劝,小双不为所动,他希望自己可以偿还伯父的养育之恩。

幸运的是,就在这部影片公映前,小双终于放下心结,回到了基地。基地的老师在放映的现场和小双重逢,“我去洗手间出来碰到小双,他见到我就跑了过来,无论这个孩子忧郁与否,这就是他的性格,我们包容马虎的张扬,也可以包容小双的忧郁,如果这是他们自己,那就尊重他们成为自己。”

这次归队后,小双变得不一样了。马虎明显感受到了他的变化:“现在他嘴贫着呢。”

【微评论】小双和马虎,这两个孩子都是在没有父母的环境中长大,缺乏心灵呵护和人生指引。所幸,他们遇到了棒球。命运对这些孩子是残酷的,在本该快乐成长的童年便遇到了巨大的坎坷和磨难。但命运对这些孩子又是眷顾的,在人生最容易犯错的时候,让他们遇到了“爱心棒球队”。有人说,这是一部很“燃”的纪录片。在“燃”的背后,是一个个破碎的心灵。而棒球和教练们,则是一剂剂良药,不仅为他们疗好了伤,还让他们最终找到了自己,接纳了自己,并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作为前国家棒球队奥运国手,2009年,孙岭峰在中国的棒球场上“已找不到挑战”,去国外发展年纪又偏大,因此在巅峰时期他选择了退役。隔年3月,他帮朋友培训一帮孤儿院的小孩,到7月份参加比赛时,孩子们就拿了世界冠军。

有一天,孙岭峰在场地里累得睡了过去,孩子见了,偷偷地给他盖上了大衣。“那种赤裸裸的爱”让他意识到必须为这些孩子们做些什么。

孙岭峰意识到,自己的人生是通过棒球转变的,而他也希望通过棒球改变其他贫苦孩子的命运。“有爹有妈的孩子,他们可以拼爹拼妈拼资源,不需要我。而这些孩子需要我,我才更有存在感。” 于是5年后,孙岭峰认真做起了爱心棒球基地,他亲自去山区找寻孤儿,准备花十年光阴培养他们成材。

于是,孙岭峰开始卖房、借父母的养老金、找身边朋友投资,几乎倾尽所有的资源创立并维持着强棒天使棒球基地,但仍然难以为继。从创立之初到现在,由于拆迁等原因,基地已经经历了4次搬迁。

为了让孩子们接受最好的教育,他请来了专业的教练,甚至自己年过70岁的师父也被“忽悠”了过来,免费指导孩子们的棒球。除了体育训练,他还请来了清华大学的高材生郭老师,负责孩子们的文化课程。孩子们是不放假的,这就要求教练、老师、厨师等人员365天,每天24小时在基地,基地里最长一位教练已经27个月没有休息过了。 “说实话,出去找工作肯定比在这儿赚得多,而且还有假期可以休,就是舍不得这群孩子。”一位来自黑龙江的教练说。

由于常年为基地的各种事务操劳,2020年4月,孙岭峰因突发心梗被紧急送往医院,做了4个心脏支架。然而,做完手术他还没顾得上休息,就回来看望这些孩子。

最近,孙岭峰又把目标放在培养女子棒球队上。“身材较矮小的东亚人能在棒球上赢过强壮的欧美队,那常被说是‘弱者的女孩为什么不能赢得‘强者男孩呢?从这个意义上说,棒球可以打破刻板印象。”或许不久后,这里就会出现第一支彝族女子专业棒球队。

【微评论】就像一块小石子能激起无数水花一样,一个人的力量同样也不容小觑。孙岭峰以一己之力,不仅为无数个孩子争取了一个光明的未来,更重要的是,在他们小小的心里,种下了一颗美好的希望的种子。在这里,他们不仅摆脱了之前漂泊、饥寒的生活,同时也得到了大家的关注,赢得了尊重,他们就像一棵棵小树苗一样,虽然之前惨遭风雨,然而在棒球基地里却迎来了和风细雨,茁壮成长。

在各地挑选孩子时,孙岭峰会选那些在7-9周岁之间的健康小孩。“这个年纪正是价值观还未建立的时候,你学到的礼仪、与人说话的方式会成为你的习惯,牢牢刻进你的身体。”这套培育模式是孙岭峰从恩师张锦新那学来的。张锦新曾是国家少年棒球队主教练,从事青少年棒球工作近40年,曾有4/5的国家队队员是他的学生。

上世纪80年代,孙岭峰在北京丰台铁路十一小读小学。时任国家少年棒球队主教练的张锦新去选苗子。那时的孙岭峰特别贪玩,很让老师们头疼。他正玩球,把球投出三四十米,竟把对面教学楼的玻璃砸碎了。张锦新目睹了这一幕,“这孩子臂力可不是一般大”,就把他选进队里。这改变了孙岭峰的一生。

1986年,在恩师张锦新的带领下,孙岭峰随丰台十一小棒球队获得同年全國儿童棒球大赛广州赛区第三名。

“要不是我打了棒球,我就是个小混混。”孙岭峰说。1990年,孙岭峰随队赴日本参加中日友好对抗赛。孙岭峰搭大巴,在座位上捡到个大钱包,打开一看,有一大沓面值为一万的日元。孙岭峰举起钱包:“师父!捡到钱啦!”张锦新把钱包拿过来,递给日本司机。“那时我父亲一个月才挣600元,一万日元折合人民币700元。但师父的言行举止告诉我,要拾金不昧。”

张锦新告诉他要懂礼貌、刻苦训练、思想正派,教他唱革命歌曲《没有就没有新中国》《南泥湾》。孙岭峰不放过任何训练机会,搭公交就拉着扶手往上牵拉自己,锻炼背部和手臂力量。后来,一支美国知名棒球队私下找到孙岭峰,想签下他,并提出优渥的条件。孙岭峰二话没说:“我是中国培养的,你必须经过中国国家队的批准。国家队如果不让我走,我肯定不走。”

张锦新退休后,还是想做棒球的事。这时,孙岭峰几次三番找到他,邀请他来爱心基地参观,并软磨硬泡地请他担任总教练。

看过孩子,张锦新觉得至少有四个能进国家队的苗子,“你什么报酬也别给我,我再给你带出个能打进美国大联盟的世界冠军,带出个棒球的姚明,我就圆满了”。

【微评论】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师父”两个字承载了太多太多的东西。他们首先是老师,把自己的看家本领通通教给弟子们;同时,他们又要承担起“父亲”的义务,教育弟子为人处世之道。张锦新就是如此,他不仅是孙岭峰在事业上的伯乐,更把他培养成了一个才德兼备的、令人敬佩的人。而如今,孙岭峰也成了师父,他亦秉承着师父当年的做法,为基地里的孩子们努力打造一个美好的未来。相信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下,在这份薪火相传的精神感召下,中国的棒球会迎来更辉煌的战绩。